歡迎來到云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產業精準扶貧的云南樣本

這里是全國扶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地處祖國西南邊陲的云南,集邊疆、民族、山區、貧困于一身。

這里扶貧任務重!全省91個貧困片區縣,73個重點縣,貧困面積全國最大。

這里扶貧難度大!貧困人口多、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到2012年底,云南全省還有804萬貧困人口,129個縣(市、區)中88個是國家扶貧攻堅縣。特別是滇西邊境山區、烏蒙山區、滇黔桂石漠化區、迪慶藏區以及人口較少民族,更是云南脫貧攻堅的“硬骨頭”,擺脫貧困是云南各族人民世世代代的夢想。

“貧困不除、愧對歷史”“群眾不富、寢食難安”,如此情真意切的話語是云南省委書記陳豪今年3月23日,在全省脫貧攻堅工作推進會上所說,令全省各級領導干部為之動容,深感責任重大。

20170925-3_副本.jpg

念好“山字經”、打好“生態牌”、做好“產業精準扶貧大文章”

云南省委、省政府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提出的“著力推進現代農業建設,打好高原特色農業這張牌”的重要指示,緊扣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按照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產業扶貧和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重要指示精神,將產業發展與脫貧攻堅緊密結合,全面提升云南貧困地區的產業競爭力,切實讓發展產業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重要依托,加快由“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扶貧轉變,努力走出一條產業發展精準扶貧之路。

念好“山字經”、打好“生態牌”、做好“產業精準扶貧大文章”,云南省堅持“規劃+扶貧”,發揮優勢選準扶貧產業,省農業廳聯合省扶貧辦等8部門制定實施了《云南省“十三五”特色產業精準扶貧規劃》,組織88個貧困縣編制了《特色產業精準扶貧規劃》,以規劃統籌全省產業扶貧工作。

因地制宜選產業,云南認真組織開展脫貧攻堅“找問題、補短板、促攻堅”專項行動,全面梳理貧困地區5530個行政村“一村一品”清單,重點推動在脫貧中成效明顯的優勢特色產業,體現差異化優勢,生產適銷對路的農產品,避免產業選擇上的一哄而上、同質競爭,使特色產業在脫貧攻堅中更精準、更有力、更顯效。

同時,云南以“圍繞十大重點產業,構建一批優勢產業帶,建設一批現代農業示范園區,打造一批特色產業專業村鎮”的思路為總領,加快推進高原特色現代農業優勢產業形成布局合理、產業集中、優勢突出的新格局。其中生豬、牛羊、蔬菜、花卉、中藥材、茶葉和核桃打造30個產業重點縣,水果打造35個產業重點縣,咖啡打造27個產業重點縣,食用菌打造40個產業重點縣。

云南是中國無公害、有機、優質、生態特色農產品的重要生產基地,農產品出口市場遍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煙葉、鮮切花、咖啡、核桃、橡膠等產業面積產量均居全國第一。當前,云南省大力推進茶葉和核桃兩大產業,專門成立了由副省長張祖林任組長的加快推進茶葉和核桃產業發展領導小組,充分利用省級相關部門和社會各界力量合力共推產業發展。

云南省委書記陳豪、省長阮成發、省委副書記李秀領、副省長張祖林高度重視產業精準扶貧工作,多次在全國“兩會”、全國農交會、云南高原特色農業北京和上海推介會、外交部、中聯部云南專題全球推介會上充當云南高原特色農業農產品代言人,熱情向國內外推介云茶、云咖、云花、云菜、云果、云藥等高原特色農業農產品。

在西雙版納布朗山區漫山遍野綠油油的茶園里,記者走進海拔在1500米以上的班章老寨。這是一個哈尼族山寨,過去曾長期飽受貧困。近年來,乘著云南省大力發展普洱茶產業的東風,這個寨子依托當地擁有眾多古茶樹的資源優勢,不斷學習普洱茶的種植與加工技能,村民年收入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都不是什么新鮮事,一躍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家家戶戶蓋起了新樓房,汽車、手機等也在村里迅速普及。

茶產業是云南精準扶貧的產業,隨著越來越多的農戶學會了種植和加工茶葉,云南茶產業迎來了發展歷史上最快最好的5年,高產優質茶園面積增長57%、達230多萬畝,產值千萬元以上企業增加99戶、達170多戶,出口及轉口15萬多噸、創匯8億多美元。2016年,云南省茶農人均來自茶產業收入達2900元,較2015年增加300元,增長11.5%。

據國家統計局云南調查總隊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云南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720元,同比增長9.8%,增幅高于全國1.4個百分點;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020元,增長9.4%,增幅高于全國1.2個百分點;農民收入增速還高于城鎮居民收入增速0.9個百分點。云南已經連續7年呈現農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鎮居民收入增速的良好勢頭。

“貧困戶跟著主體走,主體跟著產業走,產業跟著市場走”

彩云之南,千山盡染。滇西邊境山區,這個國家新一輪脫貧攻堅主戰場中邊境縣數量和世居少數民族最多的片區,顯示出勃勃生機。

7月17日至23日,“全國三農媒體聚焦高原特色現代農業、滇西產業精準扶貧”大型主題采訪活動在滇啟動。采訪團團長、《農民日報》總編輯胡樂鳴帶領全國28家三農媒體的社長、總編輯和記者共60余人深入滇西邊境山區,走進種養基地、田間地頭、民族村寨、現代農業生產加工企業,訪農戶、探產業,實地了解滇西高原現代特色農業,采訪云南加快推進生豬、牛羊、蔬菜、中藥材、茶葉、花卉、核桃、水果、咖啡和食用菌等重點產業精準扶貧的做法和經驗,濃墨重彩地聚焦宣傳報道云南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發展的成就。

作為我國邊境貧困縣最多、世居少數民族最多的集中連片特困區,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脫貧難度大是滇西邊境山區最顯著的特征。自《滇西邊境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規劃》實施以來,滇西片區貧困面貌發生了明顯改變。經過4年的努力,滇西片區貧困人口已減少近280萬。截至2016年底,滇西片區扶貧人口已減少至145.3萬。

堅持“主體+扶貧”,提升貧困戶持續增收能力,構建貧困戶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利益聯結機制,培育壯大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云南積極落實《關于培育壯大農業“小巨人”的意見》《關于促進農民合作社規范發展的意見》等,建立了家庭農場認定制度,認定家庭農場3500個,培訓現代青年農場主和農村實用人才3.25萬人次。積極協調省農村信用社、農發行云南省分行等金融部門,著力解決農業企業“融資難”“貸款難”問題。加大對各類經營主體的扶持力度,重點扶持實施“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貧困戶”模式的農業龍頭企業。

云南積極推進新型農村合作經濟全覆蓋貧困戶的試點工作,以集體經濟為紐帶,引導推廣“農業企業+合作社+集體經濟+農戶”的新模式,推行保護價收購、股份合作等多種方式。制定了加快發展新型農村合作經濟助推脫貧攻堅意見,選擇部分縣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開展新型農村合作經濟試點,2018年實現全省建檔立卡貧困戶全覆蓋,并逐步擴大非貧困戶覆蓋范圍,實現產業與貧困戶的利益聯結,解決好產業不帶貧、扶農不扶貧的問題。

同時,云南推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貧困戶聯動發展,鼓勵引導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主動融入扶貧攻堅工作,到貧困地區建立原材料生產基地和產后加工處理設施,與建檔立卡貧困戶簽訂收購、托管、代養、入股等協議。據統計,全省30%左右的建檔立卡貧困戶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建立了穩定的脫貧增收聯動機制,推動了對貧困群眾的“滴灌式”幫扶,實現了企業、產業、貧困群眾的“三贏”發展。

記者來到曲靖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翠峰街道晏官屯社區的羅小村苗寨,只見一排排極具苗族特色的新樓房“藏”在青山綠水間,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荷塘和水庫相映成趣。1年前,這個“藏”在翠峰山腳下的苗族移民小村,不通水電、不通公路,進入都要靠船只,一間茅棚、一個火塘、一口鍋就是村民生活的真實寫照。

2016年,羅小村苗寨被列為美麗宜居鄉村建設示范點,進行異地搬遷安置,當地政府按照貴州千戶苗寨的民居圖紙,整合資金為村里33戶苗族村民蓋起了民族特色新樓房,建起了民族文化活動廣場,新修一條長2.7公里的柏油馬路,打通了苗寨和外界的聯系。路一通,100元1只的苗家土雞和200元1公斤的土蜂蜜常常供不應求。

為切實解決苗族群眾的長期發展問題,當地加大產業扶貧力度,發展土雞養殖、高床養羊、蜜蜂養殖、蓮藕種植和燈盞花中藥材種植等特色產業,一步步引導苗族群眾脫貧致富。村民張忠華告訴記者:“在政府的幫助下,去年養了20多箱蜜蜂、10多只羊、50多只雞,今年看到城里人愛吃蜂蛹,又在手機上上網自學試養了幾箱馬蜂,到年底能收入七八萬元錢。”

扶貧開發的基礎是產業。云南并不缺少產業發展的資源稟賦,關鍵在于找準比較優勢。

在哈尼梯田的主要核心區,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陽縣成立了哈尼梯田有機紅米專業合作社,并采取“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優質米基地+農戶”的發展模式,走“稻-魚-鴨”生產模式,達到“一田多用、一水多用、一季多收”的綜合開發效果。2016年,全縣紅米種植面積達9.01萬畝,產量達3.15萬噸,產值達1.89億元,完成養魚面積70595畝,總產量2929噸,帶動了2.6萬戶10.4萬人增收。畝產值由單純種植水稻不到2000多元提高到萬元以上,實現了“百斤糧、百斤魚、千枚蛋、萬產值”。

政府主導、典型引路、示范帶動產業扶貧落地生根

黨的十八大以來,云南省委、省政府堅決貫徹落實中央部署,建機制、明責任、聚合力、求實效,脫貧攻堅工作逐步實現了從“大水漫灌”到產業扶貧、精準脫貧。到2016年底,云南省貧困人口已下降到363萬,年均減少貧困人口110萬,全省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804萬人減少到2016年底的363萬人。

張祖林告訴記者,云南堅持“機制+扶貧”,推動產業精準扶貧工作落地生根,采取政府主導、典型引路、示范帶動的方式,創新工作機制,穩步推進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省委書記陳豪和省長阮成發帶頭,云南省級領導實行掛縣包村幫戶的“掛包幫”“轉走訪”機制,全省各級駐村扶貧工作隊覆蓋全部貧困村,建立健全脫貧攻堅工作機制、責任機制和考核機制,聚焦滇西邊境片區、烏蒙山片區、迪慶藏區、石漠化片區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少數民族深度貧困群體,把脫貧攻堅成效納入年度綜合考評的重要內容,構建了省對州市、貧困縣、行業部門、定點扶貧單位、駐村扶貧工作隊“五位一體”責任考核制度體系,不脫貧不脫鉤。

同時,云南省農業廳專門成立以廳長王敏正為組長、廳領導班子成員為副組長,各處室、各單位主要負責人為成員的產業扶貧推進領導小組,抽選精干力量充實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開展相關工作。通過召開全省產業扶貧現場會,對明確職責定位、摸清基礎現狀、選準特色產業、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加強技能培訓、發展農村電商和創新投入機制7項重點工作作了動員部署。

云南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變“大水漫灌”為“精準滴灌”的要求,在具體工作中著力轉變產業扶貧的方式,著力增強貧困戶對產業扶貧的獲得感。云南省農業廳掛聯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按照“1+N”的方式開展結對幫扶,做到一家一戶“摸底子、造冊子、定盤子、結對子、長果子”,缺什么補什么、需要什么幫助什么,防止眉毛胡子一把抓,盡量杜絕簡單給錢給物,真正做到因村因戶、因貧困原因施策。

在終年云霧環繞的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勐梭鎮班母村,一個建在山頭上的大型養牛場出現在記者面前。養牛場內,一頭頭云嶺牛膘肥體壯,看上去比當地土牛大了好幾圈。養牛場負責人吳成義說,以前,這里土牛都是在山上放養,因為缺乏養殖技術牛長得慢個頭不大,而且容易得病,產量少無法形成產業,每年賣牛的錢最多只能用來補貼家用,無法依靠畜牧業脫貧致富。

為了改變這一情況,2016年11月,在第十四屆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暨第十二屆昆明國際農業博覽會上,云南省農業廳副廳長王平華代表省農業廳與西盟佤族自治縣、云南三江并流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西盟縣肉牛產業精準扶貧開發項目合作框架協議》,三方深化合作,共同實施西盟縣肉牛產業精準扶貧開發項目。云南省農業廳承擔行業領導、技術培訓和政策支持,西盟縣人民政府負責提供項目實施的總指揮和資本支撐,三江并流公司負責牛源組織、養殖技術、規劃、管理和服務、市場策劃、電子商務、“互聯網+肉牛”智能化云養殖信息系統建設。

2017年4月,西盟縣肉牛產業精準扶貧開發項目正式啟動,邁出了積極探索邊疆少數民族特困區產業精準扶貧模式的第一步。目前,西盟縣基本實現了政府引導、企業為主、農戶參與、市場化運作的全新產業鏈,當地千百年來依靠山地散養的落后畜牧方式得到了升級換代。

8月28日,住建部發布了第二批全國特色小鎮名單,位于昆明市嵩明楊林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中信嘉麗澤高原體育運動小鎮是本次入選的全國特色小鎮之一。漫步在小鎮薰衣草花海,泛舟千畝荷花湖,自由騎行游覽萬畝濕地公園,在綠色有機農場,可租賃土地自由耕種有機蔬菜水果,品嘗各種有機時令果蔬、體驗淳樸農場生活,小鎮發展成為以有機生態農業為基礎、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都市農莊聯合體為平臺,集生產、科研、示范、旅游、觀光、營銷為一體的綜合農業經濟生態示范區,富裕了一方百姓。

為了打好脫貧攻堅這場硬仗,近年來,云南省努力壓縮行政開支,積極整合資金,省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投入實現翻番。在財政收支困難的情況下,財政支出的73.8%都用于民生保障上。2016年省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投入達31億元,較上年增加17.9億元、增長136.6%,資金投入規模、資金增幅、增量居全國前列。

云南積極推進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基金設立工作,把貧困縣特色產業發展作為基金重點投資領域,即將出臺全省推進產業扶貧精準脫貧的指導意見,創新推進產業扶貧的政策措施。2017年,云南省財政預算共安排省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46億元,增幅為47.67%。部門預算支持貧困縣4.68億元,占總預算的72.9%。加大對片區縣農業基本建設投入,2016年共爭取中央對片區縣投入基本建設項目資金5.4億元、財政支農資金1.2億元。

2015年初,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親切接見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干部群眾代表,詳細了解獨龍族群眾的生產生活情況,勉勵大家“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共同奔向全面小康”,并多次對怒江州脫貧攻堅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8月9-10日,雨季的高黎貢山,云遮霧障。陳豪又一次走進了獨龍江,調研獨龍族人民發展草果、重樓種植和養蜂、旅游等精準扶貧產業情況。他強調,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關懷和殷殷囑托,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用雙手創造美好生活,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王敏正告訴記者,目前,云南省農業系統堅決圍繞中央脫貧攻堅的戰略部署和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按照“省級作指導、州市負總責、縣級抓落實、產業進村、扶持到戶”的總要求,以改革促脫貧強攻堅,激活各方要素、激活主體活力、激活市場潛力,精準施策,做實做好產業扶貧這篇大文章,增強產業扶貧的責任感、緊迫感、使命感,集中力量打一場特色產業精準扶貧改革攻堅戰。

記者 左旭東 魏小兵

原文鏈接:產業精準扶貧的云南樣本

辽宁35选7走势图